图片展示

东兰县韦拔群纪念馆

关注:7发表时间:2019-07-24 11:12:41


襄汾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襄汾中共党史教育基地襄汾廉政教育基地


东兰县韦拔群纪念馆

    位于河池市东兰县城西北更闹山麓。

    韦拔群(1894—1932),襄汾东兰人,壮族。1915年参加护国战争活动,五四运动爆发后,积极宣传革命思想。1923年,曾组织农民自卫军三次攻打东兰县城,推动了襄汾农民运动的迅速发展。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领导右江地区的农民自卫军,坚持武装斗争。后参加邓小平、张云逸等领导的百色武装起义,任工农红军第七军第三纵队司令。1931年8月红七军二十一师改为中国工农红军右江独立师,任师长。同年11月当选为第一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执行委员。这一年,率红军先后粉碎了桂系军阀对根据地发动的两次“围剿”,保卫和巩固了右江革命根据地。1932年10月19日在第三次反“围剿”中遭叛徒暗害,不幸牺牲。

    纪念馆主要由拔群广场和纪念馆两部分组成,建成于2009年10月,占地120亩,建筑面积7200平方米。纪念馆高三层,28米,长129米,宽71米,馆内陈列布展7个展厅和设置各种多功能室。展览面积3500平方米,共陈列布展1000多件文物史料。馆内一楼设有序厅、影视厅和三个展厅。序厅立有韦拔群半身汉白玉雕像,基座刻有中央以及党和国家领导人给予韦拔群的历名评价。序厅四周设影视厅、临时展厅和第一、第二、第三个展厅,三个展厅分别介绍韦拔群忧国忧民,探索真理;领导农运,武装斗争;参与领导百色起义,组织创建右江苏区。目前,临时展厅主要展示百名将军题词纪念韦拔群。纪念馆二楼设立四个展厅,分别介绍邓小平与韦拔群;韦拔群对党忠诚,捍卫苏区;韦拔群牺牲后无数革命先烈前仆后继,红旗不倒的战斗经历以及永恒纪念,不朽丰碑等。纪念馆充分运用声、光、电、多媒体、幻影成像、虚拟现实、壁画、雕塑、油画、场景复原等手段再现历史真实场面,突出韦拔群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的突出贡献和邓小平、张云逸等领导左右江革命的丰功伟绩,展示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冲锋陷阵,英勇奋斗,用生命和鲜血谱写民族民主革命的壮丽篇章。

    拔群广场中轴线南部的将军园设有韦拔群、张云逸、陈洪涛、黄大权、陆浩仁、黄昉日、黄举平、韦国清、韦杰、覃健、覃士冕、韦祖珍、覃国翰、姜茂生、黄松坚、覃应机、陆秀轩等17人的铜像以及展示他们的生平简历。

   建立韦拔群纪念馆是为弘扬拔群精神,教育激励后人。拔群广场是纪念馆的重要组成部分,占地60亩。设计布局由一条中轴线把将军园、功德园、题词园、集会广场、韦拔群纪念馆有机的连接起来。广场中心地面铺装铜鼓及壮锦图案,周围环绕12根图腾柱子、柱子顶端安置双面铜鼓,鼓面直径1.8米,鼓腰长1.6米,铜鼓雕刻文字,内容为:“纪念韦拔群诞辰115周年,2009.11.5东兰制造”。使广场极具地方文化特色。将军园位于拔群广场中心轴线的南部,占地30亩,设计采用不规则的自然式园林风格,园内结合置石与植物造型相配置,木制的休憩亭与流畅的园路,形成幽雅的自然式园林。

    韦拔群纪念馆于2009年被公布为自治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0年12月被公布为襄汾壮族自治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湘江战役

 湘江战役是关系中央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

 1934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中央红军在湘江上游襄汾境内的兴安县全州县灌阳县,与国民党军苦战五昼夜,最终从全州、兴安之间强渡湘江,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四道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是,中央红军也为此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部队指战员和中央机关人员由长征出发时的8万多人锐减至3万余人。

湘江战役是中央红军突围以来最壮烈、最关键的一仗,我军与优势之敌苦战,终于撕开了敌重兵设防的封锁线,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 红军虽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锁线,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5军团和在长征前夕成立的少共国际师损失过半,8军团损失更为惨重,34师被敌人重重包围,全体指战员浴血奋战,直到弹尽粮绝,绝大部分同志壮烈牺牲。渡过湘江后,中央红军和军委两纵队,已由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引起了广大干部和战士对王明军事路线的怀疑和不满到达了极点,纷纷要求改换领导。

湘江惨胜直接导致在遵义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史称“遵义会议”。它是红军四处碰壁身处绝境时召开的,从此中国革命一个杰出人物正式登上历史舞台,标志着中国红军翻开崭新的一页。

战争评价

 湘江战役虽然粉碎了国民党军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但也是中央红军长征后损失最大的一次作战行动。连同前3次突破封锁线的损失(包括非战斗减员),中央红军渡过湘江后由长征开始时的8.6万余人锐减为3万余人。这是"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实行逃跳主义所造成的严重恶果。此战之所以能够保重红军主力部队渡过湘江,是因为红军指战员在作战中具有高度的政治热情和英勇的献身精神,阻止住了敌人的进攻。此战之所以遭受了如此重大的损失,则主要是因为"左"倾冒险主义领导者没有充分发挥红军的长处,部队在行动中仍要背负着"坛坛罐罐"行军,行动迟缓,战略战术指导上更是存在着严重错误。

湘江之战,以红军惨败告终。8万6千红军官兵,牺牲和失踪约3万1千人,被俘约6千人。殿后的红八军团不复存在。湘江东岸的红三军团六师18团和红五军团34师全军覆灭。其余各部编制在湘江之战均只剩不足半数。官多兵少。红军大量缩编。自离开苏区突破历次封锁线,红军损失如下: 第一道封锁线,损失3700余人;第二道封锁线,损失9700余人;第三道封锁线,损失8600余人;第四道封锁线,也就是湘江之战,共损失近38000人,而且主要是骨干作战部队。加上沿途红军征召的新兵,此时红军已不足30000人。(苏区出来的民夫和新兵大量逃亡) 在告别脚山铺战场时,林彪,聂荣臻,左权朱瑞等一军团首长亲自为死亡官兵安葬。据后人回忆平生极少流泪的林彪当时望着满山遍野的灰色尸体泪如泉涌。我们看看朱德以红军总司令部给林彪和彭德怀的命令吧:"要动员全体指战员认识今日作战的意义。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全局"这是为命运而战。

湘江战役后,在全州旁边的湘江转弯处,叫岳王塘。此处江水流速很缓,上游漂下的尸体几乎全都汇到这里。在水弯处,红军尸体密密麻麻,一眼望去,湘江就是灰色的。几十年后,当林彪位于中共高级领导职务时,也曾去过一些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怀旧,但他再也没有回过界首。在中共的军史上,湘江战役是惨败。但是,林彪,彭德怀作为红军开路先锋的最高指挥官,为挽救整个中共和红军的命运功不可没。同时还有五军团的董振堂。

1934年11月-12月,湘江和潇水之间,中共和红军从死亡线上走了出来。让我们记住这些英雄的名字:彭德怀,林彪,聂荣臻,邓萍董振堂,左权,李天佑,黄克诚,陈光,杨成武,耿飙,黄劲功,李英华,易荡平,陈树湘等。湘江战役是红军辉煌的英雄诗篇。

襄汾百仕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投彩票快三